半路出家见闻录(24)——老和尚曾这样跟我们解释什么是家


2014/9/4    热度:281   

半路出家见闻录(24)——老和尚曾这样跟我们解释什么是家

 

  如果我们的文字交流顺利地走到这里,您没有将这本书顺手扔掉,而是咬着牙读到这,我想,很多内容一定挑战和颠覆了我们过往的世界观。

  下面这些文字会接着挑战。

  我不是个传教者,而是在文化的角度上尝试沟通,并尽可能地沟通的有趣一点。

  我一直试图说服孩子他妈能够把山下租赁的房子退掉,首先,我们长期住在山上,租个农家院空着,七、八间房子,怪可惜的;其次,孩子们在山上已经适应了严格而有规律的宗教生活,适应了僧侣们为他们制定的心灵训练方式,可是,在人的惰性和精进发生冲突的时候,包括我在内,会很想念山下的房子。

  在山下的房子里可以放纵自己。

  孩子们可以用电视看动画片,看漫画书,大人可以睡懒觉,当然,还能干更多与心灵训练背道而驰的事情。

  适应山上的生活其实并不难,您在读这些文字的时候觉得不可思议论,人怎么可以接受如此严格的心灵训练和生活方式呢。

  这个生活方式大致是早上四点起,晚上九点半乃至十点多睡,整整一天都是读诵经典和劳动,几乎没有停歇的时候。乍一听,不可能,但真到了这个环境里,挺容易就适应了,我听一个僧侣在讲座的时候提到他出家前,最大的顾虑就是自己不能早起,他当时想,出家要这么早起床啊,我恐怕出不了家。

  他说这事的时候,大家都笑了。

  人,绝对是可以改善自己的生活方式的。只是你没有在那个环境里,先揣测了一下自己的能力,由此证明,人,其实并不了解自己。

  我在山上,很快就完全适应山上的生活,我的孩子们和周围的人全都没什么大的障碍就都适应了,半夜,我经常看到居士楼里的教室里乃至厨房里有人通宵学习。

  有的僧侣几天不睡觉做事情,被称之为“不休息菩萨”。

  做到不难,难的是,如果你有了另外的一个让自己放逸和松懈的环境,那个环境就会勾着你,让你过不好心灵训练的生活。正是这个家让我们懈怠,让我们愚痴和不知死活。

  上山的当年,正是全国的媒体都在做“改革开放三十年”纪念的报道,我接了个活儿,给电视台创作一个反映改革开放三十周年的记录片。做片子的时候,凑巧与一起工作的一个作家谈起了“家”的概念。

  数年前,孩子妈妈带着女儿去南京、上海、普陀山拜访高僧,她们的佛缘实在是深,很让我觉得诧异,他们去了高僧的道场,也没人介绍,竟然很顺利地就见到了很多高僧,而且还得到了高僧的题字,依我理解,高僧们也不是不好见,关键是有的高僧岁数大了,很多人要见,见多了会有影响。

  孩子妈妈在南京见到了圆林老和尚,后来我才想起来,这位大师就是流传很广的记录片“赵荣芳老居士往生记实”中主持为赵老居士火化的那位高僧。

  圆林老和尚给孩子妈妈写了几副字,还画了一张观音,这副观音我一直珍藏,礼拜。还有几本画册,那些画我一看,就晕了,这绝非人间的笔道。

  绝对的超凡脱俗。相比起来,自己的那些画简直就是涂鸦。

  老和尚还劝孩子妈妈出家,劝孩子妈妈学着画点什么。

  孩子妈妈心想,出家干吗呀,家多好啊。才不呢。

  老和尚讲,“家”字怎么写的呀,一个宝盖头,下面是个什么呀?是个猪啊。

  老和尚关于家的解释深深震撼了,一直在影响着我。在我和作家朋友谈起家的时候,我把这个理解讲了出来。

  作家朋友辩驳,他理解的家是宝盖头下面有猪肉,有猪肉的房子才能称之为家。

  这个解释我也能接受,人就是这样的吗,忙了一辈子也就为了张嘴。吃粮食还不行,还得吃肉。

  不过,我还是觉得老和尚的解释更为精辟和深刻,尽管大多数人难以接受和理解。但,我是接受了,而且深以为精到。家是一个吃饱了睡,睡醒了吃的地方。

  我希望孩子妈妈能够把农家院退掉,不再租赁,从此一心住在山上,好好修行。但遭到了全家人的反对。理由很多,如山下有个家,偶尔可以下来洗澡啊,可以休息啊,可以会客啊,等等。总之,保留这个家,有很大的好处。

  其实,山上也可以洗澡,也可以休息,也可以会客。

  等我们一家人把理由全都掰清楚以后,各人放不下的东西就水落石出地呈现在我们面前,孩子妈妈是舍不得家具和冰箱,女儿舍不得她精心收藏的漫画书,儿子舍不得他的玩具。

  家里,没有一样我舍不下的。

  不过,我没告诉他们,其实我舍不得公司里我自己这些年来创作的一百多副画,其中一部分在汇泰国际艺术画廊里寄售,一部分藏在公司里。

  我还舍不得公司里的一些古董木雕,还有我精心养的花草。特别是兰花。

  当然,我还舍不得我的儿子和女儿。

  因为我没告诉大家我的心里放不下的东西,所以,我就显得很有发言权,劝大家一定要放的下。在生死大事面前,什么都得放下,佛陀为修道,连王位都不要。何况家具和冰箱还有玩具漫画。

  想一想,我们的人生竟然就被这点破东西牢牢地系住而不得自在。

  道理都讲通了,但屡次规劝,难以奏效。

  大家一致表示,绝不放下这个家。

  女儿说,家可以不要,但她养的那条狗怎么办,山上不让养狗,总不能为了全家上山把狗扔了,它也是条性命啊。

  这条狗。

  一条小哈趴狗,我经常与它对视,试图看到它的前生后世。思维我在哪一世做过狗或者这样的动物,思维我以后会不会投胎成为这样的动物。

  功夫太差,我什么都没看到。

  它是它,我是我。

  不过,我从它黑色的眼睛里,能看出它也有思想,有行为意识,有和我一样的恶习和欲望。只是,跟我比起来,它太蠢了。

  它是儿子从别人家抱来的,因为女儿喜欢狗,儿子嘴上讨厌姐姐,但还是很照顾姐姐的,特意要了条小狗,送给姐姐。

  来的时候它还小,进家后,就认为这是它的家。

  有别的狗靠近这个家门,它就会做出咆哮状,做出要跟对方玩命的架势,它执着地认为这是它的家。这个笨蛋,它哪里知道这房子是租的,而且房租很快就到期了,说不定哪天就不租了,这就不是它的家啦,连它都要送给别人。

  但它就认为这是它的家。要捍卫这个家,连靠近都不让别的狗靠近。它的智商让它根本就想不到它的个子太小了,它是村里个头最小的狗,没有丝毫战胜别的狗的可能,邻居有一条大狗,张开嘴就能把它整个吃掉。它认为别的狗从门前经过会让它失去点什么,所以它要保卫它的家,而且它认为它有能力保卫它的家。

  这条笨狗。

  它在捍卫一个莫名其妙的东西。可惜啊,它没有思维的能力,这辈子就只能这么蠢下去了,下辈子还是这样,再下辈子还是这样。

  它还藏食物。

  有时候女儿在外边买吃的,会给它带一份回来,多了吃不了,它就藏起来,藏在花盆里,藏在院子里砖头的后面等等。谁要是动了它的食物,它也会做咆哮状,一副玩命的架势,其实它哪里知道,我儿子或者他妈妈哪天一不高兴了,就会把它揍一顿或者干脆把它送人,别说它精心藏着的那些食物了。

  这条笨狗。

  它以为把那些食物藏起来食物就属于它了,它就安全了。所以要誓死保卫那些食物。甚至不惜和主人翻脸。

  有一天,这条蠢狗病了,好几天,奄奄一息,大家想,它可能要死了。

  大家都很悲伤,围着它,儿子和女儿以及孩子妈妈给它念咒念佛,希望它来世不要再做狗,做个稍微有点智慧的动物吧,做狗太可怜了。

  女儿心疼她的小狗,给了它一只它爱吃的火腿肠。其实,它连睁开眼的力气都没有了,哪里还有力气张嘴吃啊。

  它抬了抬眼皮,看了看火腿肠。

  这时,一条邻居家的大狗经过。让我震惊的事情发生了,这条要死的小狗忽然间睁大了眼睛,用生命最后一点力气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咆哮,我听懂了,它的意思是警告那只邻居家的大狗,离它的家和食物远一点。不要以为我都要死了,我就能允许你夺走我心爱的食物。

  即便它已经要死了情况下。它也是这样思维的。

  它就是这样思维的。

  它不懂得放下,不懂得布施,死都不。

  它的一生就是愚蠢地捍卫它的“家”,捍卫它的食物。当然,纵观它的一生,有时候它也不总是这么低级和唯物地生活,它也有精神生活,它懂得追求爱情,有时候我们牵着它出去散步的时候,本来挺听话的,可是只要一看到邻居家的那条母狗,它就不顾一切地冲上去。要跟人家跑。

  只要没拽住,它就跑了。挨着那条狗,摇头摆尾。

  揍它都不行。那时候,它什么都忘了。

  写到这里,您一定知道我要想说什么了,没错,我觉得我在这方面是有觉悟的,我觉得自己不能活的跟这条狗一样。

  其实,我并没有这样的觉悟。我只是能写,因为,我也放不下我的家,放不下我的画,放不下我的公司,放不下我的兰花,我儿子,我女儿,还有很多我放不下的东西,自己可能还不知道。就像那条狗一生乃至无数生都不会知道有人会如此总结它的一生,它永远也不可能读到这些文字。

  除非它某生投胎为人。还得识字,还得愿意读这些关于心灵内容的文字。

  刚搬进这个农家院时,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这个小院,长期在城市生活,忽然间住进一个四合院,那种感觉真是不一般。我喜欢小院屋檐滴下的春雨,我喜欢小院勃勃生长的绿色植物,我喜欢儿女在院里嬉戏,喜欢在月下的小院里喝茶,与朋友交,与谁道同与之谋,与谁道不同,不与之谋。。。。。。。

  我还有很多和这个小院的的美好记忆。

  我还买了一把斧子,一把锯子,带着儿子上山砍柴,预备冬天取暖用,我还计划置办一些农业和手工劳作的工具,小铁锨、电钻、凿子、刨子等等;我还计划买很多花和绿色植物,甚至,我真的买了一缸莲花,放在了院子里,整整一个夏天,每天我都观察莲叶的生长。期待莲花的开放。

  甚至,我还想买一匹马。旁边就有一个搞旅游餐饮的,养了几匹马。我想与他商量商量从他手里买一匹。每天劈柴喂马,骑马上山。

  可是,有一天,我忽然警觉。

  小院和小院里的一切,春雨、夏荷、月下茶、带儿子劈柴,还有那匹我计划中购买的马,所有构成的这个“家”,对山上的僧侣来说,不也是一个火腿肠吗?

  当我精心置办并沉醉于此,维护这个家爱护这个家的时候,会是哪个高人大师在天上感慨这个刘书宏怎么能蠢到这个地步,被这些火腿肠一样的镜花水月牢牢地拴在人间,不得出离。

  哪个大师会感慨地说。

  这个蠢人。

  女儿因为那只狗迟迟不能决定上山常住。孩子妈妈因为她的亲手购置的家具和冰箱以及家里的瓶瓶罐罐迟迟不能上山常住,儿子因为他的玩具也不能上山常住。

  我就祈祷。

  很灵验。

  有一天,小狗竟然自己跑掉了,再也没有踪影。尽管女儿经常期待能再看到她的小狗,但从未再见到。要知道她是多么喜欢她的小狗啊,她给她的小狗起的名字叫“宝宝”。

  至今,她还常常怀念她的“宝宝”,经常会追问我,她的“宝宝”哪里去了,我说,我也不知道啊。

  女儿希望它在人间能够活的好。

  我也希望她的“宝宝”能够活的好,更希望这条和我有数月之缘的狗来世不再做狗,做个人吧,做个有文化的人吧,做个有思维能力的人吧,做个能摆脱火腿肠和家的束缚的人吧。做个能上山修行的人吧。

  也希望自己来世不要做条小笨狗。

  能够在山上学诚大师以及天下所有正法道场里大师的引领下,远离执着贪欲,放下所有人间系缚,得解脱,得自在。

 

五明学佛网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 综论其它

温馨提示:请勿将文章分享至无关QQ群或微信群或其它无关地方,以免不信佛人士谤法!